远霁羌笛

我想抔一轮明月送你,在静谧的夜里,在清爽的风里,在无垠的荒野。
(会有一段时间不更新了哈)
怪人演说者,小丑作家。

第三章 少年

谢湘闻声想下车查看,却被将领拦住了去路。谢湘撇开将领的手,趁将领不注意,拿起将领身侧的弓弩,朝着那只嘶吼的野兽就是一箭。

  野兽转过身往谢湘这边扑来,只见谢湘又是发了三箭直中野兽的头部。

  野兽彻底被激怒了,锤着胸脯,张着血盆大口就要去咬谢湘。

  谁料,谢湘一个后空翻直接骑在了野兽的身上,将手中的弓弩抛给旧林,用手臂勒住野兽的脖子,另一只手从腿部的束带中拔出一把匕首,抡起匕首,猛地扎进了野兽的双目。

  野兽嘶吼着,捂住鲜血淋漓的双目,连往后退,背部发力,想将谢湘撞在身后的树上。可谢湘却在野兽后退的功夫,运气轻功,踩着野兽的背部助力,跃起,直逼野兽面前,朝着野兽腹部就是一脚。

  野兽被撞在了树上,被谢湘用力登上一脚,背部被粗糙的树皮撞的通红,谢湘没给野兽喘息的时间,再次轮起匕首快步上前朝着野兽刺去,一连三下全部落中野兽的要害。

  快!准!狠!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简洁,利落。

  扑通一声,野兽就被谢湘给撂下了,一旁的将领和将士以及那个少年都看呆了,看似这么温润儒雅的人,竟然也有这么……彪悍的一面。

  只有一旁的旧林轻轻皱了眉。自己从小就跟着谢湘,这种情景早就习惯了,每年狩猎也都是这般情景。不过,这回谢湘充了些水分,他在那把匕首上涂了毒。

  这是谢湘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为的就是以防万一。

  而往年狩猎中的猎物都不是多么危险,最多弄一些狐狸豺狗等低级猎物,不可能真的放凶兽进去,毕竟万一凶兽袭人这个罪责谁也担待不起。

  但也不代表就一定不会出现被捕获的凶兽。有一些勇猛的勇士有时候会结伴去更远的森林共猎一头熊或是一头虎,但那也极其危险,若是碰上野兽发狂那是有可能会死人的,所以概率也是极小的。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一些纨绔子弟在狩猎的前几日暗地里重金悬赏,再在狩猎那日将悬赏得来的猎物提前混入猎场,再假装猎杀,以好在圣上面前邀功。

  谢昌就是个例子。就是因为谢昌洋装自己会些兵法又能猎熊,再加上烨亲王在一旁吹捧,匀帝才将信将疑地封了谢昌驻城大将军的闲职。

  本以为陌檀骑兵打不进来,谁知都攻到城下了,而谢昌又是个不顶事的,最后辞霄只能以战败赔钱赔粮,谢湘被送往陌檀当人质告终。

  被救下的少年面黄肌瘦,踉跄着走到谢湘面前,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

  “多谢贵人救命之恩!您既然救了我的命,就请让我追随您以报恩情!”

  少年莫约十五六岁,瘦弱的脸上沾满了灰尘,令人看不清他的脸。

  少年抬起头,一双坚定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谢湘。

  谢湘有些犹豫。不是因为他想不想收留少年,而是哪怕少年跟着他去陌檀,少年也不太可能过的有多好。

  他是去做人质,不是去做客。而且自己还有任务在身,带着少年多有不便,并且也怕牵连到少年。

  正在谢湘犹豫不决时,一旁的将领历声说:“羌黎王,本将只是奉命前来接您去陌檀国,可没接到要带这小子要去陌檀的命令,恐怕他是不能随您前往陌檀了。”

  谢湘眉峰一挑,寒声说:“怎么,这可还是在辞霄境内,还没到你陌檀,你就要压孤一头吗?今儿,孤硬是要带走这个少年,你岂敢拦孤!”

  将领想起方才谢湘和野兽搏斗的过程,不免打起了寒颤。因为哪怕是最训练最为有素的兵,也不可能凭几身之力就干到这么一个畜生。

  谢湘拿起旧林手中的弓弩,将弓弩抛给了将领。

  将领接下弓弩,便算是答应。

  谢湘上马车后,拉了把少年,把他拽上了马车。并且命旧林拿了些水和食物递给了少年。

  随后,一行人接着赶路。

  少年坐在马车里大口咀嚼着食物,猛灌着水。

  他还时不时地瞥向谢湘。

  辞霄有三宝,一为宝玉椿珏、二为宝刀斩上桑,这第三便是羌黎王谢湘。

  为何第三宝是谢湘?

  因为第三宝就是谢湘的美貌。

  谢湘生得何其好颜色!白皙的皮肤和柔和的五官,耳朵两侧还带着图案不同的玉雕耳坠,衬得谢湘更是温润如玉。谢湘长得更像虞皇后,所以静时看起来便是一幅山水画,静默如水。

  谢湘转过头,便见少年面色潮红,耳根微显粉嫩。微微抬眸,正巧对上少年的视线。轻笑着:“怎么了,这幅模样盯着我瞧?”

  少年有些害羞无措,结结巴巴地说着:“那个,你……很厉害,而且……很……很好看……”

  少年最后三个字咬得很轻,几乎听不出他在说什么。

  不过,谢湘听到了最后三个字。笑着说:“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脸色暗下来,压低声音说:“我从小就是个孤儿,我没有名字的。”

  谢湘抿了抿唇,转过头看向窗外。洁白的梨花落了一地,轻轻一嗅便迎来阵阵芳香。

  “海棠未雨,梨花先雪,一半春休。日后,你便叫先雪。可好?”

  少年抬头看向谢湘。

  谢湘也转头看向少年,说:“梨花最是洁净,象征的事物也最纯粹,望你如梨花一般起于梨花之先雪,终于梨花之雅馨。”

  少年听后热泪盈眶,赶忙放下手中的东西,又跪下磕了一个响头:“先雪多谢恩人赐名!”

  谢湘扶起先雪,示意他坐下:“先雪,你听好。孤乃辞霄国第十四皇子羌黎王谢湘。此番辞霄战败,孤要被送往陌檀做人质。辞去陌檀,危险重重,你确定要追随孤吗?”

  先雪的目光越发坚定,说“先雪这条命都是您救的,没有您救没有先雪。不管前方道路多么坎坷,先雪都愿誓死效忠于您,以报救命之恩和赐名之惠!”

  谢湘摸了摸先雪的头,朗声说:“不愧是我辞霄的好儿郎。有志气!感恩德!”

评论(1)

热度(9)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