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霁羌笛

我想抔一轮明月送你,在静谧的夜里,在清爽的风里,在无垠的荒野。
(会有一段时间不更新了哈)
怪人演说者,小丑作家。

第二章 人质

匀帝一众人等站在高台上,静静地目送谢湘一步又一步地带着辞霄的希望走出国门。城外是陌檀国的千军万马,是虎视眈眈地陌檀骑兵,谢湘深知自己将会面对什么,尽管内心忐忑,但自己身为辞霄皇子就该为国尽忠。

  辞霄国的无数旗帜纵列挂在堡垒上,驻守皇宫的士兵捶着声音低沉的鼓,吹着号角为谢湘送行。

  城楼上匀帝与诸臣倒酒满饮为谢湘送行。谢湘听着耳边响起地鼓号交杂声,以及高台上匀帝等人摔破酒杯的声音,方才在高堂内与聂太傅的谈话逐渐浮现在眼前。

  “殿下,您可知在我辞霄国有一种毒药,名为‘加鸧’。这种毒药是慢性毒药,能让人在不知不觉中死亡。而且与其他毒药相比风险更低。只需每月服用上一点,常人不出一年就会不治身亡。”聂太傅将药递给谢湘,“这种药不仅是慢性毒药,长期服用还可以让男子无法生育,这样一来就不怕赋盥在这期间留下子嗣。但是这药唯一的缺点就是不可间断,否则一切就会功亏一篑。”

  “可是,赋盥帝不是常人,这毒又岂是这般好下的?”谢湘回道。

  “这个殿下放心,陌檀国的内部有我们的人,他会帮助你。”

  谢湘听后顾虑消下去一半,可是尽管这样谁就能保证这其中一定不会有差错。谢湘面露难色,抓紧手中的药瓶,心下沉了沉。

  谢湘渐渐理清思绪,回到现况。

  “羌黎王,请上马车。”

  前方陌檀的将领不断催促着。

  谢湘回过神,由自己的随身侍从旧林扶着上马车。后面跟着的送行士兵和奴仆一律被将领挡了下来。只给谢湘留下了旧林这一个侍从。

  谢湘没阻止这一举动,淡然合眸,不再理会其他。

  据说,陌檀国君主蔺愆是个实打实的混账,上斩忠臣良将,下杀无辜百姓,而且他还长得极其凶悍,丑到难以用言语来形容,性格暴虐,惨无人道。

  谢湘想到这倒是不露惧色,反而轻轻一笑,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

  陌檀、辞霄两国疆域辽阔,从辞霄首都霆州到陌檀首都商醍,就算快马加鞭也得花费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但是他们还有自备的伙食需要运输需要用到马车,谢湘也需要坐马车,而马车的速度又不及直接骑马的速度快。再加上两国交战多年,正处在兵荒马乱的年代,山匪盗贼之流多处横行也就愈发危险。而且,因为现在不太平就连驿站都不好找可谓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因此此之一行的队伍少说也要三个月才能到达商醍。

  天黑前他们也算是出了城,但却没有出霆州。但这样也好,越是离首都近的地方其实也就越安全,至少现在不用担心会被抢劫的问题。

  但是谢湘毕竟锦衣玉食贯了,让他一晚上只能睡车里,这多少有点儿苛刻。

  但是谢湘却并没有抱怨什么,他就这么裹着一条毯子坐着睡了一夜。

  翌日清晨,天空刚刚泛起鱼肚白,一行人又要接着赶路。

  谢湘简单洗漱了一番,一路上也没见他说句话,就只是一直盯着书看。

  “将军,刚刚关将军那批人用信鸽传来消息,说是十日后会在覆州与我们汇合。”

  将领得了消息轻微颔首,示意全体继续赶路。

  原来军队一分为二,一批军队负责直面攻打,另一批军队负责抄近路负责押送人质。一明一暗,分工明确,倒是精明。谢湘听到了马车外面的谈话声,不禁内心赞叹。

  又是过了几天,一行人顺利抵达琹州。不过就从琹州开始,路边开始横尸遍野,有被乱贼杀死的百姓、有被饿死的百姓、也有死于战乱的百姓。

  鲜血染红了琹州城的护城河,河流中还有着飘浮的尸体。尸体散发着恶臭,河水也因此变得混浊。

  堆积如山的尸体埋也埋不完,城中的人仿佛都知道这个道理,也就没有人再去费心思埋尸体,就连城里的官兵也不在乎。经历过太多次的战争早已使他们麻木。他们知道不管再怎么做城中每天都会死人,干脆也就不再反抗,任由盗贼横行,野兽伤人。

  因战乱的关系财物人们肯定是没有了,就算盗贼来也得不到什么。死人最多的也就莫非战乱,可就算有心阻止战乱,也无力对抗。至于野兽伤人,那也是人自找的。一些饿到不行的人半夜结伴上山打猎,偷走野兽幼崽,这难免会引起野兽的不满造成野兽伤人的现象。而官府的人光是对抗敌军就自顾不暇,根本分不出兵力来解决野兽伤人的事件。

  战争让百姓变成了一具具麻木等死的行尸走肉,他们早已无所谓了,只想着哪天死了也就解脱了。

  谢湘看到此等景象心中极其不是滋味,可他却什么都做不了,一切都无济于事。

  “救命啊!”

  突然一身嘶吼声传来,在幽暗的巷子里,传来了一声少年的求救声。

评论

热度(9)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