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霁羌笛

我想抔一轮明月送你,在静谧的夜里,在清爽的风里,在无垠的荒野。
(会有一段时间不更新了哈)
怪人演说者,小丑作家。

第一章 战败

陌檀国与辞霄国是纵横四海的大国,两国势力相当,却自古以来就是宿敌,彼此间也都有着血海深仇。两国几乎年年打仗,因此两国边防地区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就连周边小国也深受牵连。到处都是四起的硝烟。

  “报――不好了,敌军攻破澜囜,覆州失陷,很快就会攻破琹州直奔首都而来,琹州那边快守不住了!”负责镇守琹州的士兵满身是血,骑着饥瘦的战马在首都城下高喊。

  城楼上的将领顿时慌了神,他现在哪里知道该怎么做啊!

  城楼上的将领是烨亲王世子谢昌,儿时稀里糊涂地读了些兵书,就佯装自己会些兵法,前些日子好不容易向匀帝讨了个本以为清闲的驻城大将军的差事。因为两国年年交战,都只是在国界处擦边角,却怎么也打不到双方内城,更不可能兵临城下。可现在琹州即将失防,敌军即将攻到城下,他只是一个混吃等死的纨绔,如何能抵挡得住!

  谢昌颤颤巍巍地一屁股坐到了地下,一旁的士兵忙去扶他,连问“该怎么” ,他哪里知道该怎办,他现在被吓得脸色发白,半晌说不出一句话。突然,他拽住士兵的袍摆,颤抖着说:“快!快去禀报皇上,琹州即将失守,陌檀铁骑即将攻到城下,请皇上出兵前来支援!”

  士兵领命连忙打马奔往皇宫。

  突然,一支箭矢飞射而来,射中了城下的士兵,士兵立即坠马,马受了惊吓却无力逃窜,随即又被另一只箭矢射杀。

  城楼上的谢昌都吓尿了,连忙奔下城楼骑着马,却不料一支箭矢朝他身侧擦边而过射在了城墙上,插在城墙上的箭矢附带着一张纸条,“告诉匀帝,想要陌檀的铁骑不踏破辞霄的国门,拿谢湘来换!”谢昌拿起纸条打着马,头也不回地溜回了宫,只留下一群跟谢昌一样混吃等死的副将和士兵。

  他们见守城的将领都逃了,哪里还管敌军什么时候会攻过来,都被吓得四处逃窜,都屁滚尿流地打马奔往霆州宫中逃命去了。

  此时,辞霄皇宫内聚集了一大批本该守城的士兵,但除了第一个过来传讯的士兵和再来的谢昌,其余人愣是一个没能进去,皇宫守备森严,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

  但,眼看陌檀骑兵就要攻破城门,他们苦苦哀求守卫,可守卫压根不搭理这些临阵脱逃的士兵。

  庙堂之上匀帝高坐在龙椅之上,群臣也都齐聚一堂,皇室贵族也都汇聚在此。

  “废物!你身为守城将领竟敢弃城而逃,致边城百姓与城上士兵于不顾,你当真枉费了朕对你的信任,现下还敢拿着敌军的威胁信来找朕要人,咳咳咳,咳咳咳!”

  匀帝身体不好,现下又被谢昌气得不轻。谢昌哪见过如此暴怒的匀帝和这种场合,顿时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喘。

  谢昌内心表示,“这哪是我找你要人,分明是敌军,我最多也就是个传话的。”

  烨亲王见自家儿子如此不成气候,也无颜上前劝说匀帝为自家儿子求情。

  堂下众说纷纭,彻底乱成一团。有的大臣还时不时用眼剽向站在东北方向的一个人。

  这时,羌黎王谢湘走向前去,拱手道:“父皇,儿臣愿前往陌檀为人质,为辞霄换得一线生机!”

  只听谢湘这一语一出,堂下众人皆是向谢湘投去惊愕的目光。

  堂下有朝臣反对,表示此举有损辞霄颜面;也有朝臣同意,认为这是刺杀赋盥帝的好时机。况且赋盥帝现下尚无子嗣,手足兄弟也在皇位争夺中死的大差不差。

  此事若是能成功,那么攻下陌檀就绝非难事。

  况且现下敌军已经兵临城下,再不做打算……

  就在群臣和匀帝犹豫不决时,谢湘还是毅然决然地表示自己愿意去。

  顷刻后,匀帝无奈答应。

评论(3)

热度(9)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