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霁羌笛

我想抔一轮明月送你,在静谧的夜里,在清爽的风里,在无垠的荒野。
(会有一段时间不更新了哈)
怪人演说者,小丑作家。

清涟

第一章

入夏的菡萏城可谓城如其名,城中百姓凡是家中有池塘的那么池塘中必然开满了莲花。没池塘的,街边的塘子里也有莲花,家中没池塘的百姓定然会去那看莲花。

  莲花又名荷花、菡萏、芙蓉等,是菡萏城里最为著名的花卉。

  每当入夏,城中就会举行盛大的“菡萏节游园会”。届时,城主就会亲临游园会带领百姓们祭祀菡萏神,祈求来年风调雨顺,来年丰收,保佑子民们平安顺遂。

  这一任的菡萏城主更是极其喜爱莲花。因此,城主府除了一些必要下脚的地儿,全都摆着大大小小的花盆,里面种的也全都是莲花。

  但是,这一任的少城主似乎不是很喜欢莲花,他一看到莲花就厌恶。每当城主吩咐下人们在他院子里摆上莲花,他都要发好大的火,甚至气急了还会用利剑把院子里的所有莲花都劈烂,弄的满地狼藉不说,自己还要因此挨上五十个鞭子。可他就是不认错,就是不喜欢莲花,城主也拿他没办法,渐渐地也就不再管他。

  城主府最大的那个池塘里住着一只吸天地灵气、吐纳万物芬芳的小莲花妖――温聊。

  温聊是天地孕育而生,有着出淤泥而不染的高洁和清廉。

  小莲花妖长得也是极其俊俏,用古人的话来说就是“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忘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

  温聊呢,有着连女子都要羡艳的皮囊,却不显媚态,反倒清丽脱俗,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不清冷但高贵的气息,足以让男子都为之垂涎。

  因为温聊是花妖的关系,他可以用瞬移的法术随意出入所有的池塘。这其中嘛,当然也包括少城主师平吾院中的小池塘。

  小花妖去过几次师平吾的小池塘,可是里面连一朵莲花都没有,惨淡的都要比温聊这朵白色小莲花都要“白”。怎么个“白”法呢,非要讲述的话,就是“一清二白”“一穷二白”的“白”。

  小花妖不禁感慨,其他的池塘可是有鱼有虾有莲花,到你这儿别说莲花了,连一颗杂草都看不见,整个池塘可谓一片死寂。

  腹黑善良暖心的小花妖怎么会允许你的池塘里没有美丽高雅的莲花花呢?于是,温聊小花妖要搞事情了。

  近日,温聊就用瞬移法术瞬移到了师平吾的小院子里来了。温聊找准了师平吾上下学和最近出游的时间,几乎每天都在师平吾面前有意无意的晃悠,该说巧还是不巧呢,师平吾一次都没注意到。

  温聊终于忍不住了,他转化成人的形态,决定在这次师平吾出游的时候和他见上一面,好好开导他。

  翌日,温聊起了个大早,就潜伏在师平吾门口蹲他。不过,可惜的是,师平吾昨夜玩疯了,连家都没回,小花妖再次无效蹲人。

  小花妖恼了,这次他整宿没睡,一直盯着师平吾。就在今早师平吾推开门时,小花妖“呜呦”一下就跑到了师平吾的面前,开口就脸不红心不跳地说谎――其实压根儿没这事儿:“少城主,阿聊是城主特意给您指派的书童,前来帮助您功课的。”

  温聊疾步走来时的风卷起了师平吾的衣袂和发丝,却也让师平吾眼前一亮:

  如雪般洁净的肤色和青丝,淡粉色的唇瓣,带光的眼眸,缃妃色的衣衫将人衬得更显娇小玲珑。整个人带着一股少年朝气蓬勃的气息。

  师平吾微顿,一只手放在了小花妖的头上,自顾自地揉了起来。“阿聊,你叫阿聊?”

  师平吾的头突然贴近,小花妖突然小脸一红,眸光微闪,自发地害羞起来:“嗯。我全名叫温聊,家中的兄弟姐妹都叫我阿聊,城主也这么叫我。”

  “你既是父亲安排给我的书童,那么我就要给你一个不一样的称呼。”师平吾将脸又凑进了些许嗅了嗅温聊身上的味道,“你身上有股清香啊。”

  温聊被吓得一激灵,顿时脸颊微红。虽说温聊是花妖活了几百年,可是他这个年龄按照人的年龄来算的话,最多不过十六岁,比上师平吾还要小上两三岁,哪里经得起师平吾这般撩拨。

  “清涟。”师平吾补充道,“你的名字。

  “虽说,我不喜欢莲花,但是我却钦佩着莲花的精神,钦佩它‘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精神。”师平吾浅笑着,“谨以此名,望你……”

  说着,师平吾又用手轻抚着温聊的唇瓣:“牢记。”

  “喜欢莲花的精神,那么,他……日后是不是也可以接纳莲花。”温聊这样想着,脸蛋通红通红的,像个熟透了的柿子。

  “日后只有我可以这么叫你,旁的人都不行。”师平吾的脸又贴近了温聊三分,“记住了吗?”

  温聊连忙点头,小鸡啄米似的。师平吾看着可爱,又揉了揉温聊的头。

  “可有自号?”师平吾交代完了温聊日后的任务还不放温聊走,继续逗弄着可怜的小温聊。

  “尚……尚无。”温聊害羞得不知道所措。此刻,连清晨时发誓要让师平吾喜欢上莲花的任务都给忘了。

  “那待你弱冠时,我为你取表字可好?”

  温聊娇羞着点了点头,随机又露出灿若繁星般的笑容。

  这一笑,倒是把少城主的心给灌醉了,彻彻底底地被眼前这个小花妖给捕获了。

  “日后,不可再对旁人这般笑,只准对我,知道了吗?”师平吾揉着温聊的头,笑得霸道中又显尽温柔。

  小花妖再次点头,再次这么对着少城主笑,少城主就这么再次沦陷了。

  在这莲香泗溢的夏日里,少城主或许心中闪过一个念头,莲花或许也没那么讨厌……而小温聊心中则是暗喜,少城主或许内心深处在此刻也是有莲花的一席之地了吧……

  在这个莲香醉人的夏日里,一人一花妖收获了他们彼此的小确幸。

评论(1)

热度(9)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