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霁羌笛

我想抔一轮明月送你,在静谧的夜里,在清爽的风里,在无垠的荒野。
(会有一段时间不更新了哈)
怪人演说者,小丑作家。

南山茶

(新文,是篇百合,具体且看后文)

昨日才摘下的杏花,还有着色泽,香气氤氲着。偶然听见窗外几声鸟啼,品着香茶,听琴声漫过山野。煮一壶好酒,与身边之人谈笑风生,把酒话桑。

时光老人说,他有一物可逆天改命,可重回时空。他让我选,我选了重回时空。所有的相逢相知于此刻重回于我的脑海,我大醉了一场,就这么睡了一整天。

再醒来时早已日落昏黄,鸦雀还巢。

我不记得梦到过什么,只是醒来时发现眼角有过泪痕。我喝了一口酒,除去辛辣与苦涩,我再也尝不到其他。

我背着竹篓,踩着木屐,去大郢山采了一竹筐的山茶花。我将一些山茶花的种子埋进院子里,并期待明年这个时节它可以开花。

我极力找些事做,好让我忘了方才眼角的泪痕。我倚着木门,望了望天边的晚霞,这么一坐,又是一个日月交替。

晚间清风袭过,算不得寒凉,却也不算舒爽。

我摆弄着傍晚时采回来的山茶花,我用它们代替了早已凋零的杏花。我将落在桌上的杏花花瓣收集起来,打算酿一壶好酒。幻想着明年这个时节赏着茶花,喝着杏花酒,再忆一忆我傍晚时分眼角的泪痕。

我是一片闲云,一只野鹤,因沿途的风景太过美丽,所以我决定再做一个山乡野客。

世人都说大梦醉浮生,梦比酒好啊,但却也比酒更愁,就这么愁啊愁,又是一年四季更替,使得春换夏,夏换秋,秋再换冬。

我就当自己做了好长的一个梦,长到或许早就忘了一些情节。

我是一个不爱热闹的人,我不喜欢热闹,但也受不得冷清。

今年,我种的山茶花开了,落满了整个院子。我就这么喝着杏花酒,接了一片落了的山茶花。心中不禁喃喃,太红了,红的惊心动魄,红的如火如荼,红的忘忧忘我。

我就这么赏着风景,喝着杏花酒,自成乐趣。我就这么醉了。

也不知我是何时睡下的,只记得在模糊的记忆中我看见了一个人。我记不得她的长相了,只记得,她很美,她有一头落地的银发,站在月光下,别提有多耀眼。

我想起来了,她正是我眼角的那一滴泪。但是,太苦了,我不愿再流一次泪了。

她将我拥入怀中,轻抚过我的脸颊,摩挲着我的唇瓣。她的动作很温柔,不经意间,我竟以为她要吻我。

她喝了我酿的杏花酒,脸颊开始泛起殷红。

她真的吻了我。

果然啊,大梦,醉浮生……

我依稀记得,她的唇上沾有酒香,很软很软。

不知是否是酒的缘故,我的身体泛着热,我情不自禁地搂住她的脖颈,任由着我们的鼻尖相撞。滚烫的鼻息喷洒在彼此的脸颊上,我视线在那刻开始变得迷离,就这么幻想着,一夜云雨。

再醒来时,我发现身侧什么也没有,但我的的确确是从院子里回到了床上。院子里还有着瘫倒的酒坛和落了一地的山茶花。

是梦吗?

我不知道。可,却又是这样真实。

评论(2)

热度(10)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