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霁羌笛

我想抔一轮明月送你,在静谧的夜里,在清爽的风里,在无垠的荒野。
(会有一段时间不更新了哈)
怪人演说者,小丑作家。

第一章 叛逃

“砰——”

厚重的玻璃墙被变异物种撞碎。

月林霰躲过后方的枪支侵袭,一跃跨上变异巨龙的脖子。一只手拿着机枪向后方追兵射击,一边勒住变异巨龙脖子上的项圈逃亡。

“加里斯,快!往南方森林飞,那里他们进不去!”

“砰砰砰!”又是几声枪响,月林霰和加里斯灵活走位,再次避开枪林弹雨。

“长官怎么办?人快逃走了。”

沈清玉不仅不慢地摇晃着手中的酒杯,抿了一口酒,将酒杯放回托盘里,他反手从手下的枪兜里摸出把手枪,往上轻抛,再接住。

透过眼镜看他,眼神变得犀利,握紧手中的枪,轻轻眯着眼,对准月林霰。

他没开枪,随即又从自己的枪兜里摸出一把全新款的远行射击枪。

“3、2……”沈青玉嘴里念着。

“砰——”

只见沈青玉扣动扳机,两颗子弹同时从枪口里飞出。

再来,就听见月林霰一声惨叫,他的胳膊中弹了,鲜红的血液顺着胳膊哗哗地往下流。

他还没来得及查看伤口,只见又一颗子弹穿透了加里斯的翅膀,加里斯发出悲痛的嘶吼,它开始掌握不住平衡,飞的东倒西歪,眼看就要撞到高层建筑,月林霰急忙扯住缰绳,这才侥幸逃过一劫。

月林霰忍着痛,从腰包中拿出一瓶冒着绿色烟雾的药水,眼都没眨一下,直接倒到加里斯的伤口上。

加里斯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加里斯没了疼痛感,再次掌握平衡,载着月林霰穿过一栋又一栋高楼,直奔南方森林。

“果然……”沈青玉心里暗想。

“追。”

只听沈青玉一声令下,一排排士兵列队整齐分为两队。

一队按动身上背着的飞行器,“嗖”的一声从方才加里斯撞碎的那个玻璃墙口飞出,进行空中抓捕;另一对则乘坐变形战车进行陆地搜查加抓捕。

沈青玉理过被风吹乱的长发和军帽,慢条斯理地推着链条眼镜,一旁的仆人为沈青玉披上氅衣,递上黑皮手套。沈青玉的眼眸凉澈如水,眸光坚定。

他微微晃动脸颊,两边的耳坠开始不停摇晃。他取下右手食指和无名指上的戒指,戴上手套。戏虐地笑着看向远方,漫不经心地吐出四个字:“不自量力。”

加里斯载着月林霰躲进了蓝色禁区。这里瘴气弥漫,还有很多有毒植物和化学毒品。

一般人(除非是像加里斯这样的变异物种)没点儿措施压根不敢进,就算是TDA的人也需要武装过后才能进入。像月林霰这种不怕死的还是很少见的。不过至少可以拖延一点时间。

加里斯找了一个巷口将月林霰放了下来 。

月林霰捂着伤口,安抚着为他担忧的加里斯。“没事儿,我还死不了。”

说着,胳膊就发来阵阵疼痛,鲜红的血液不断溢出,伤口因蓝色禁区的特殊真菌和细菌而腐烂得更快,之前流的血液已经开始结痂。

“嘶——”月林霰倒吸一口凉气,“丫的,沈青玉那厮下手真狠!”

“嗷嗷嗷!”加里斯用头蹭着月林霰,示意他赶紧处理伤口。

“等一下,我看看腰包里还有没有特质药水了。我现在受了伤,待在蓝色禁区终究不是可解之法,沈青玉很快就会追过来。”月林霰让加里斯凑近,“小乖乖,待会儿,我把腰包挂在你的脖子上,你就带着腰包去找江畔月。你之前见过的,那个瘦高个儿,长得眉清目秀的那个男的。到时你把包里的图纸给他看,他知道该怎么做。”

月林霰从腰包里拿出镊子和一支冒着紫色烟雾的试管。他一边拔出试管塞盖倒出一些紫色液体到胳膊上,一边说:“说不定,他还可以帮助你解除变异体质,你就可以复原了。还有,你一定要小心,别被他们抓住了。不然,到时候,我也救不了你。懂了吗?”

加里斯“嗷”了两声,表示:那你怎么办?

“我啊,”月林霰抽出一只手抚摸加里斯的头,不禁笑出声。接着又拿起镊子,整个人冒着虚汗,忍着剧痛将子弹取出来,“大不了,再被他们抓回去,关起来呗。最多,再拿去做实验,喂点儿禁药、注射些毒药啥的,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嗷嗷——”加里斯担忧地望着月林霰。

“没事儿,又不是第一次了,怕什么。”月林霰淡然一笑,又从腰包里拿出绷带包扎,“说不定还能再遇到像你这样还有得救的变异物种,我或许还能再救上几只呢。”

“真别说,当变异物种的唯一好处就是用苯荃的时候不用清理嵌在伤口里的异物,你们身体自然而然地就会吸收异物,倒是省事儿,倒不用我这样又是镊子,又是葾酯,再是包扎。而且你们变异物还是只用苯荃就可以使伤口愈合,讲真的,有点儿变态啊这个能力。”

而月林霰口中所说的“葾酯”是指冒紫色烟雾的那支试管,“苯荃”是指冒绿色烟雾的那个瓶子。

月林霰透过瘴气看着早就因化学物质和人工制造的污染而使得被污浊天空。不禁叹息,为自己的弟弟担忧。

但是,还没等月林霰担忧多久,就听见耳边传来一阵轰鸣声。

月林霰全身的神经开始绷紧,急忙将腰包解下,从腰包里迅速摸出手枪,又将腰包挂在加里斯的脖子上。并在加里斯耳边极速低语:“记住,不要回头,不要看,拼尽全力往前飞,但也不要飞得太高,TDA有侦查机和侦查兵在空中巡视。一定,是一定要把腰包里的图纸交给江畔月!”

加里斯点点头,煽动着翅膀飞到空中,“嗷嗷”两声表示让他自己小心。

月林霰目送着加里斯离开,拿起手枪半蹲着贴着枪,扭头看向前方。

加里斯飞走后没有多久,接着又是一阵“狂风暴雨”。

“轰——”

随着炸弹的爆炸,大楼依次倒塌,硝烟弥漫。

“不许动。”

月林霰一惊,背后瞬间被冷汗浸湿,转过头一看,正是穿着防护服的沈青玉用枪抵着自己。

“怎么……怎么会……”月林霰惊愕地盯着沈青玉和自己周围不知何时围上来的士兵。

“嘘——”沈青玉将食指放在嘴唇的正中间,脸颊两侧的耳坠不停摇晃,咧着嘴笑脸盈盈地说:“听。”

“啊啊啊啊!”

“林满!”

月林霰的眼神近乎是要吃人,就这么怒目圆瞪地死盯着沈青玉。“沈青玉,你有什么冲我来,为什么伤害林满!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做的,他毫不知情!”

“为什么?”沈青玉一边轻声细语地说,一边将枪口从额头的位置往下移,直至脖颈处才停手,“问你自己啊,为什么要数次叛逃!”

月林霰喘着粗气,一只手都在墙上扣出了血印子,拿枪的那只手快要将枪捏碎。“你到底想做什么?”

“不做什么。”沈青玉说,“你已经把图纸和药水都给了那只笨龙了吧,让他带给TDA无法捕捉的南方森林里的江畔月了?”

不等月林霰回答,沈青玉就嗤笑出声:“你就这么确定,你手里的图纸是真的吗?”

月林霰眉头一皱,大惊道:“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沈青玉凑近月林霰的耳畔,,眼神和耳坠同时闪过一道波光,“你上当了。所以,你和你的弟弟都会受到惩罚,本来正如你所说,你弟弟是没什么错的,可是因为你这个哥哥犯了事儿,作为好弟弟自然是要与你共患难的。”

“顺带再告诉你,你知道为什么每次你叛逃的时候你都联系不上你弟弟吗?那是因为你的弟弟在你每次准备叛逃的时候,都在经受严刑逼供啊,为了不打草惊蛇,我们可是将这项保密工作做的很好啊,为的就是你今天的这次叛逃。”沈青玉说,“知道你为什么多次叛逃被抓回来,TDA高层没有处置你吗?因为他们在等你这次叛逃啊,你这次的叛逃才是重头戏啊。你的每次叛逃,其实都在TDA的意料之中啊。”

“这次本来想给你弟弟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毕竟TDA的高层也乐意看亲兄弟反目的戏码,可惜每次他什么都不说,我只好带他来见你了,希望你能戴罪立功,说出一些有关叛党的消息,这样,TDA或许还可以留你弟弟和你一条狗命。”

月林霰发了狂似的想要上前掐住沈青玉的脖子,可是都被沈青玉身旁的士兵给治服了。

沈青玉没给月林霰多少反抗的时间,站起身直接一身令下:“编号013队听令,把叛逃者月林霰抓捕归案!”

随即,沈青玉又转过身,瞧见被士兵扣住已经被弄得半死不活的月林满,邪笑着说“至于他,重新押回暗牢,TDA还要接着用他控制他哥哥呢。”




评论

热度(9)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